6108方案开发

SmartThings 总裁教你“如何打造智能家庭”

发布时间: 热度: 13℃

  一个企业家是如何打造智能家庭的?

  Alex Hawkinson 想过得更安心一点,于是他开始寻找一种就算自己不在家也能监管房子的办法,无果。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打消念头,反而开始自己动手解决问题。到了两年前,他注册了 SmartThings 公司,开始实施“用传感器建立家庭中央控制器”计划。“我们的目标是把销售额从 250,00 美元做到 1,200,000 美元。”Alex Hawkinson 说。

  在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CES)上,该公司推出了自己的开发平台,叫做 SmartThings Labs。

  技术是物联网诞生之初的基石之一。

  如何把“家庭事故”变成机会

  Read Write Builders 是一家专门采访开发商、设计师和未来建筑师的网站。本文是 Read Write Builders(以下简称RW)对 SmartThings 总裁 Alex Hawkinson(以下简称 AH)的专访。

  RW:有报道说你的智能家居公司 SmartThings 诞生的起因是一次损失达 $80,000 的家庭事故,能讲讲这个故事吗?

  AH:我有一套建在山上的房子。2011 年 2 月我和家人冬旅回来发现房子被水浸泡坏了,原因是停水的时候管道冻裂了,来水的时候水从墙体渗出,损坏了房子。而我们外出期间对此一无所知。

  我如果早早得知管道破裂,就可以安排勤杂工去修复它,这样就能避免损失。

  RW:所以这次家庭事故后你就下决心成立了 SmartThings 公司?

  AH:是隔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次,我想买台消费级传感器,竟然一款也没有,装一套专业传感设备又太贵。所以我们就想做一个简易的传感器盒子,让人们可以简单方便地监测自己家里的情况。

  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做出来一个工程机。后来,我们想和其他公司合作开发连接设备。其实市场上也有卖,但还没有以互联网为平台、利用云端和应用连接家居的连接设备。这时候,我们产生了一个更大的想法:为社区类发明和产品提供平台。

  RW:你提到的“我们”是指 SmartThings 的 7 个合伙人,那么你觉得在团队协作中,什么最重要?

  AH:我和我的 CTO Jeff Hagins 曾经在三家公司一块工作过,我们一块工作的上一家公司叫做 SMLive,是一家云软件公司,我们 7 个合伙人也都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想让团队所有人都保持一致,是有一些困难,不过因为我们团队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技能、特长,并且有过合作经历,所以合作起来各补所缺,可以迅速而恰当地解决复杂问题。

  硬件真的不好办

  RW:你的公司通过众筹网站 Kickstater 筹资成立两年了。这两年中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经历吗?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大的挑战?

  AH:现在就遇到了,那就是如何迎合消费者的胃口这个问题。开始时,我们没想通过 Kickstarter 筹钱。但是因为 SmartThings 是要服务于家庭的,所以我们想看看大家的反应。我们希望吸引 1,000 名投资者和 100 名开发者,结果我们有了 10,000 名投资者和 1,000 名开发者,并且和设备供应商签了约。

  我们认为挑战是在硬件方面,做好硬件要靠长期积累。大家开玩笑说,“硬件之所以称为硬件,就是因为它很硬很难做。”但我们进步很快。

  RW:你们有没有做硬件的经验?

  AH:没有,所以这是一次冒险。我认为硬件和软件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我们要重视硬件,加强硬件专业知识,并能用不错的软件把硬件连接起来。

  RW:你的思路是做软硬件呢,还是要做平台呢?

  AH:我们要建立一个给开发者开发网页应用和移动应用的开放平台,给他们提供创新的环境。

  我们的目标是让人们以最简单的方式把自己家变成智能家庭。我们面向普通人,而不是只有黑客和极客。我们不是硬件设备供应商,但我们认为我们必须做一些硬件——中央控制器和传感器——让普通人也能简单地上手操作,即插即用。

  RW:所以你做了纸拉环?(这是外观像电池标签的小东西,有时你会在小型电子产品上看到。把它从 SmartThings 的设备中拉出来,设备就会自动连接到中央控制器。)

  AH:是的,为了用户体验。我们看到许多网络设备公司仍然忽视用户体验,这令人难以置信。当然市场上也有可以自动连接中央控制器的设备,但我们的优势在于能满足最初级用户的需求,我们的产品开箱即用,就算是没有接触过科技产品的用户也会觉得我们的产品简单好用。

  一个盒子的平台

  RW:一些智能家居产品完全依赖 Wi-Fi 连接,但是你的产品为什么还要支持 Zigbee 和 Z-Wave(无线标准)?

  AH:给家用电器联网可以有多种方式,Wi-Fi 是最流行的,但它并不适合用于电池供电的家用设备。这些标准有不同的优势,我们要考虑不同的应用场景。所以我们最终决定生产支持 Wi-Fi、Zigbee 和 Z-Wave 的设备。

  我们可以支持更多的无线网络,但会推高价格。我们的最终目标是硬件免费。把赌注压在行业标准上而不是压在功能上,才是靠谱的。开始时 SmartThings 只能在我们自家硬件上运行,而现在很多设备都和 SmartThings 兼容,而且兼容设备会越来越多。

  RW:我们谈谈 SmartThings Labs 吧。在 2014 拉斯维加斯 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我见过你的 COO Andrew Brooks,他看起来对这次的 CES 感到非常兴奋。

  AH:是的,我们很兴奋。作为一个开放平台,我们拥有有完全实时集成开发环境和相应的工具包。我们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有 1,000 名签约的开发者、设备供应商,在此基础上,现在已发展到超过 5,000 名。

  在 CES 大会之前,所有人都在各干各的,都只为自己的设备、开发环境做应用。我们希望打通所有平台以共享创新,SmartThings Labs 就是为我们迈出的第一步。

  Sonos(智能音箱)、飞利浦智能灯、WeMo(智能电器开关)只不过是智能家居的几个代表,做得好的单件智能家居设备有很多(我们希望有一个平台能同统一连接这些设备)。

  RW:你最喜欢的 SmartThings Labs 项目是什么?

  AH:当然是 Sonos 项目,这是我们的开发者社区想出的点子的。起初它只能在我起床还有下班回家时放音乐,我想要设备能识别语音,能理解我们的语言行为。不过我从来没想把 Sonos 做成“虚拟导航犬”。

  我觉得 Sonos 是我们平台、设备、开发者和好主意结合的最好范例。

  RW:你致力于打造一个开放平台,是否有过动摇?

  AH:我们受过考验。但我们知道,我们的机遇是用户体验,就是做好连接各个设备的应用程序。

  很多公司都在做这事,但能真正连接起家中大部分物品的应用还没有。当然不断会有创新者、新公司和新产品出现,但我们已经下定决心走下去,现实的发展也在验证我们的决定。

  RW:谷歌收购 Nest,你会担心谷歌在智能家居方面做得更大吗?

  AH:现在不担心。没有人愿意和谷歌这样的公司竞争,但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Nest 总能做出好产品,现在有了谷歌的资源,他们可以做得更好了。但他们的问题是不开放,希望谷歌在这方面能秉持其一贯的开放态度,这样事情就简单了。

  还有,连接多个的应用和新设备是一个大市场,我们有很多潜在的合作项目来共同构建 SmartThings 顶级产品——服务。但是其他大玩家只是仅仅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大市场可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然后他们也跟着投资,这让我们直接受益,他们投入的巨大资本也引发人们讨论。

  RW:智能手机在你构建的智能家庭中有重要地位,接下来你将推出什么产品,是智能手表和智能眼镜之类的东西吗?我听说你们做的和 Jawbone UP 有关?

  AH::Jawbone 的产品快成熟了。它可以追踪你的体征数据,它知道你在没在家,睡没睡着。当你睡着后,它监视家中安全,调整家中温度;同样你醒来时也不用去解除安全系统,它会知道你醒了,就解除了。

  如果给 Jawbone 再配上可穿戴传感器,他就更智能了。开发者还做了更有创意的事情,比如在 Jawbone 上装按钮,可以用来作为验证你已到家的备选方案,这样组合起来,比只用你的手机作为检测源更有保证。

  Physical Graph = 可编程世界

  RW:我和你的 COO Andrew 聊了安全问题,他说用户从设备到中央控制器受到云端、后台等多层次的防护。但如果有安全威胁,你们会从创新的方向上退回来吗?

  AH:是的。但是我们希望能在安全与创新、开放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是我们工作的核心。我认为一开始就要把安全和隐私作为企业的核心设计原则,而不是在出现安全问题之后才重视起来,这也是我们始终秉持的态度。

  安全问题,一部分取决于安全架构和政策规定,另一部分取决于正在构建的审查流程,我们要让创新和安全达到一个平衡。

  安全问题是在一开始就要认真对待的。总的来说,创新的好处大于风险。

  RW:如果能让你从新再做一次,你会有什么不同的选择吗?

  AH:就 SmartThings 来讲,我想我们会把所有能抵押的房子都抵押上来做它,我们会把所有财产都投进去做。现在有全世界最好的 VC 为我们提供资金,我可能会将下轮融资推迟几个月。

  我们正在做称之为 Physical Graph 的项目,我们认为这会是下一波科技革命浪潮。

  RW:给我再讲讲 Physical Graph。

  AH:它基于知识图谱和社交图谱,知识图谱和社交图谱是十五年来最大的技术趋势。

  知识图谱是所有人类知识和人类信息的数字化表示。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就可以把知识图谱组建起来,利用它能找到你想购买的东西,或者对你来说重要的信息。社交图谱则是人类关系的数字化表示。

  这样来说,Physical Graph 就是把所有关于人的东西数字化表示出来,以某种形式把人的日常生活同互联网连接起来。结果会发生什么:整个世界包括不能联网的东西都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成为可编程对象。可编程的世界将是另一番景象(这是难以描述的),我们将无一不受此影响。

  我们所做的就是,让用户随心所欲地控制房子。

相关话题推荐Topic News

相关文章News

查看更多资讯
深圳市我爱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2018 6108方案开发 网站地图